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 晗

策马淮海,指点江山!

 
 
 

日志

 
 

它们,为徐州轨道交通1号线让路  

2015-01-12 09:1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轨道交通项目的启动,将提升徐州市的交通水平,而在初期的站点建设中,势必会影响到城区原先的建设布局。就目前掌握的情况看,一些大型公共性单位及商业建筑,会为轨道交通1号线让路而面临拆迁,其中包括市民熟知的白云商场、海天书城、宏达宾馆、中心时尚大道、旭光商店等。这些地标性建筑,见证了徐州的发展变化,带给市民不同的体验和感触,这些珍贵的回忆不该忘却。如今,在这个时间节点,晨报与您一起追溯这些老地方的往昔故事,探知它们的去留之变。 

       白云商场:记忆深处永繁华
       白云百货商场前身为徐州白云大厦,1984年6月28日开业,30多年来,白云和徐州人有着颇深的感情,而“买羽绒到白云”这句响亮的商业口号,现在还萦绕在徐州人耳旁。
        如今,再逛白云,感受到了浓浓的拆迁甩卖的气息,雅鹿羽绒服大卖场、鸭鸭羽绒服大卖场……人声鼎沸,拆迁清货引来汹涌人潮,上万种商品全部清空,所标注的拆迁价更是激起了消费者的购物欲望。
        上世纪风靡徐州商圈的淮海路十大商场之一,随着轨道交通1号线的推进,白云,这座城市的地标性建筑,也将为地铁让道,拆除路北白云百货商场28000多平方米的建筑,共9层,路南白云大酒店保留。
        不久的将来,有关白云商场的记忆终将在徐州市民们心中彻底封存。“上世纪80年代初,我刚上小学,母亲用辛苦挣的钱,在白云商场为我买过一件连衣裙,斗转星移,裙子现在还压在箱底。”市民万女士说。
       “那时候我家住在贾汪,半年才来一次徐州,刚下25路车,就看到白云商场在马路对面,每次总要逛一逛。刚流行羽绒服的时候,我就买了一件雅鹿牌的。”市民许女士说。    
        有追忆,更多的是不舍。“现在听说白云永远没有了,心疼,这里前两年生意可好了,可繁华了,经常请明星来,我还跑来看过旭日阳刚和甘露露,人多,热闹。”朱女士说。
        徐州史志协会副会长李世明说,“当初人们认为白云这名称起得不错,一是名称悦耳,蓝天白云,是徐州的形象建筑;再说,它们是徐州以火车站为中心的东部城区的商贸圈中心,是徐州连接苏鲁豫皖地区的商贸中心,南来北往的客商路过徐州,下了火车,购物、住宿方便。凡是在此购过商品的人,对它宽敞的店堂、方便的电梯,都有深刻印象。”

        同顺永银号整体平移五十米
        作为整个轨道交通1号线中唯一的一处文保单位,同顺永银号旧址,是徐州百年金融业历史的见证,是徐州近代市政发展的见证。作为此次拆迁中的“幸存者”,同顺永银号旧址整体平移在我市尚属首例。
        同顺永银号建成于1932年,位于大马路东段东风电影院对面,为西式三层楼房,总建筑面积284.4平方米,是徐州市人民政府公布的第五批文保单位。因为轨道交通建设,被划入徐州火车站站点范围,银号旧址面临拆迁。
        如今,这座曾经的银号,已成为宾馆,原来的银号大厅被改成一个个小隔间,老建筑的扶手仍保存完好。
        通过与产权单位协商,银号旧址将被向北平移50米。平移后,银号旧址将不再用于商业,将整体保护起来供市民参观。
        同顺永银号是上世纪初中国老式金融机构中赫赫有名的一家,由河南新乡籍金融家、实业家王晏卿创办于1912年。银号总号设在新乡,分号设开封、郑州、石家庄、徐州等40余处,另有通汇处100多家。
        在徐州市文广新局文物处处长赵玉会看来,轨道交通的站点选址规划应当尽可能避开文物重点保护区,比如一号线经过的卧牛山,这块也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在规划时就绕开了它。再比如二号线要经过的淮塔,是省级文保单位,规划时也是绕了个角。
        赵处长说,轨道交通建设首先要确定走向,然后考古人员到所有经过的地点进行调查。对于轨道交通1号线,全部站点都已进行考古勘探,并没有重大发现。如果在工程实施过程中发现了,那么工程将会暂停,考古人员进行抢救性发掘后再复工。

        宏达宾馆:风光横跨二十年  
        8日11时08分,大马路40号,机械在轰鸣声中开始破拆,存在了28年的宏达宾馆,走到了历史的尽头。
        曾经,“吃饭来宏达,住宿去南郊”是老徐州人观念中的“最高规格”。“老字号的宏达宾馆,与南郊宾馆一起,接待了众多国内外嘉宾。”市民苗磊说。
       “在我的记忆中,宏达宾馆原来是徐州市政府的第一招待所,是最早的招待所,由于临近车站,是市里重要的接待窗口。它地理位置优越,一些中小型会议在此举行。我曾在此开会、讲座、就餐多次,小而幽雅,美而洁净。门前的小广场停车管理有序,内部设施也不断革新。”李世明说。
       “宏达宾馆隶属徐州市委、市政府管辖,始建于1953年,宾馆楼建于1985年7月,1986年7月竣工,1986年9月开业,占地面积3868.6平方米,单位属自收自支事业单位,级别为科级。”中山饭店集团总经理兼宏达宾馆总经理赵峰说,宏达宾馆最风光的岁月横跨了上世纪80、90年代,是徐州市委和市政府重要的接待窗口单位。
       “2015年,随着徐州轨道交通1号线一期工程的正式开工,将有更多的建筑为地铁让道。”对此,鼓楼区黄楼办事处副书记兼轨道交通及旧城区改造项目指挥部负责人许勇说,仅宏达宾馆拆除的建筑面积就有8600平方米。

        徐州会堂:戏剧声影成追忆
        让位于轨道交通1号线,建成于1958年1月1日的徐州会堂,已于去年2月被拆除。回顾这座建筑面积达2500平米的文化地标,至今仍被众多徐州人念念不忘。
        徐州会堂位于淮海西路60号,曾经是徐州人心中重要的政治、文娱活动中心。其带有仿苏联建筑的形式,立面为三段式,讲究横面划分,连续的壁柱则在侧面作竖向划分。檐口、雨棚部分注重装饰,坡形屋顶。整体建筑庄重古朴,线脚分明,花饰精美,具有典型的艺术装饰主义韵味。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徐州话剧团、徐州京剧团、省梆子剧团曾相继在徐州会堂演出过《艳阳天》、《枫树湾》、《八一风暴》、《枫叶红了的时候》、《十五的月亮》、《小刀会》、《潘金莲》等大戏,场场爆满。除了本土及省内剧团外,当时的延边歌舞团、山东京剧院、北京京剧院等院团也曾在徐州刮起阵阵旋风。
        而名团、名角的登台,更为这座建筑增添了馥郁的文化气息。据记载,在徐州会堂曾上演程派大师李世济的《锁麟囊》、《打金砖》、《玉堂春》、《六月雪》,马派传人冯志孝的《群英会》、《借东风》、《华容道》、《调寇审潘》以及李冯联袂演出的《牧羊卷》。那些形形色色、形式多样的表演成为当时市民最深的期冀。除了美轮美奂的歌舞表演,在徐州会堂放映的《少林寺》、《妈妈再爱我一次》等影片,也成为众多观众心中最甜美的回忆。

        海天书城:身居闹市独守静
        对于徐州人来说,海天书城是一个特别的所在———身居闹市独守静,强邻环伺依素简,13年来,见证了徐州书市的变迁,承载了书民的记忆。如今,为了给轨道交通让路,此处面临拆迁,一众市民心焦茫然:“书城还有吗?何处再淘书?”这般急切惦念,足以说明海天书城在市民心中的意义不一般。往昔岁月,海天书城有过怎样的模样?发生过哪些不可不说的故事?未来的生存,是退却还是坚守?
        市中心的淘书圣地
        从彭城广场东侧而入,看到一处地下建筑隆起,走近些便是海天书城的招牌。顺阶而下,豁然开朗。正前方是书城前台,分列两侧的有文学区、社科区、少儿区,右侧转弯是教辅区,左侧拐角是特价区,书城一隅还有音像部。在铺排连片的书籍海洋中,这样的布局无所谓特别,却是海天书城多年的沿袭。
        虽然是周五下午两点多,书城里却有不少顾客。有的踱步浏览,有的捧册沉潜,时不时有同伴私语交流。特价书区域,三折、四折的标签醒目普遍,给大多数爱书人鼓足了底气———恨不能于堆叠书山中寻遍好书,满载而归。
        家住风华园的64岁胡先生为孙子来买书,包括《红楼小讲》、《国学经典》、《中华人物故事》,共6本,不足60元,“书香醉人,却能保持价格‘平易近人’,这很难得,是淘书的宝地,多年来我都是到这里购书。”
        34岁的祁女士是海天书城的老顾客,每个月都会来几次,“这里跟其他书店不一样,陈设虽然略显古旧,却很有味道,而且人文社科类书目丰富,每次逛都能淘到一本好书,这种惊喜感太美妙了。”
        17岁的张远说,自己是海天书城的老顾客,“小时候,我妈带我去彭城广场玩,后来有事,就把我带到海天书城请营业员照看,我老想往外跑,但一走到出口门禁处,就被发现了,后来才知道,营业员在我背后贴了条形码,通过门禁就会报警,印象深刻。”回忆中,张远还是趴在少儿区的小不点儿,如今已是壮实的大小伙儿,经常徘徊在文学区。
        店长张涛说,像这样从小看到大的顾客不少,有时想起来也会暗自发笑。今年38岁的张涛在书城工作了13年,一直以交朋友的心态去对待顾客。

        苏北第一家民营书城
        给书民带来惊喜的海天书城诞生于2001年。书城总经理兰剑回忆,开业前,徐州只有一家国有书店,仅将图书视为商品售卖,这令他有所感触,“我觉得图书不仅是商品,更承载着文化内涵,书店应该在文化传播方面发挥作用,所以想以这种思路做书城。”
        于是,2001年9月27日,位于盛佳大厦负一层的海天书城开业了。此时的书城,面积只有700多平方米,开业时没有任何仪式,十分低调。两年后,书城赢得市民的肯定,营业店面需要扩张,就搬迁到了如今的地址。
        在夹缝中求生存
       “那时正是古彭地下商场比较消沉的时候,大家对这个区域也不熟悉,我们也曾疑虑:选择这个地方,生意能好吗?但经过几个月的适应期后,我们慢慢打开了局面,销售也走上正轨。”兰剑说。那时,海天书城的营业面积已有2000平方米左右,高峰时营业员有40余人。
        然而,一枝独秀的时间不算太长。2003年下半年,博库书城在金地商都三楼开业,2004年,鸿国书城在国贸大厦开业,海天书城的发展受到冲击。2005年时尚大道的修建,需要对周边进行封路,这对毗邻的海天书城可谓雪上加霜。2006年,凤凰书城开业,海天书城再添劲敌。此后,由于苏宁广场项目的开工,附近的小区与学校搬迁,这也给书城的客源带来不利影响。
        与海天书城竞争的几家书店都是国营性质,不像海天自负盈亏,赚不到钱就交不了房租水电费,甘苦颇多。但海天在夹缝中求生存,度过困顿时光,积累了大量忠实读者,成为苏北最大的民营书店。

        将以新面目服务市民
        陪着海天书城经历变迁的还有一批工作人员。50岁的办公室主任周茹就是其中之一,自2003年入职以来,她在海天已工作了十几年。说到书城拆迁,周茹说,已经接到不少顾客的电话,生怕他们关门不干了,“有的人怕没地方淘书了,有的是会员卡还没用完……我都回答了,我们不会不干,只是要换地方。”
        兰剑表示,书城“只迁不关”,目前正在选择新的店面,基本还在市中心商圈,估计在现址附近一二百米的范围内,“海天书城不会消失,将以新面目出现在徐州,继续为需要它的市民服务。”

        旭光商店:繁华盛景已远走
        于1964年建成的旭光商店,几十年前曾是徐州最繁华的地界之一。由于其地位比肩百货大楼,故有“东有百大,西有旭光”之称。然而,随着社会发展的车轮滚滚向前,旭光商店的繁华盛景,也渐渐变得斑驳模糊。根据轨道交通1号线规划,它即将面临被拆迁的命运。
       “领人逛旭光曾经很有面子”
        在市民的指点下找到旭光商店时,门头上“旭光”两字甚是普通,顶上的几层居民楼人去楼空。位于一楼的商店,通过扩音器一遍遍重复着“因为拆迁,降价甩卖”的吆喝声。循声进去,是一家服装特卖场:标有特价的棉睡衣、价格低廉的老年人冬装、并不时髦且非名牌的羽绒服……店里,几位老年人正在挑选试穿几十块钱的棉服。
        环顾整个商店,面积不到一百平米。据其旁边的一家商户介绍,“旭光商店最初面积有五百多平米,后来被陆续分隔出另外几家商户,卖衣服的店只是其中一部分。”
        51岁的吴女士住旭光商店对面小区,“我们家和商店就隔一条马路,这几十年过去,眼看着它从繁华走向冷清。”她说,几十年前,但凡有亲戚朋友来家里做客,带他们过马路逛旭光商店,是件很有面子的事儿,“那会儿,大家都觉得旭光卖的东西全,品种多,好像进了大观园。唉!也就是卖些小百货,杂货,像牙刷、脸盆、毛巾、袜子啥的。像自行车这些大件商品,在当时都没有。”
       “东有百大,西有旭光”
        时光回溯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因为当时还没有友谊商场和华美商厦(已改名),面积数百平米的旭光商店俨然是西关最大的商场。因为百货大楼位于其东边,旭光商店靠西边,在当时流传一句话,“东有百大,西有旭光”,足以见证其当时的商业地位。
       “旭光商店是1964年建成的,那时候段庄及周边的村民都跑这儿来买东西。”73岁的陈跃义是和平社区书记,提起当时的盛景,他无限感慨,“作为一个出生在农村的孩子,能够来市里上学,已经是非常荣耀的事情。记得当时,我从三中毕业那年是21岁,旭光商店后面是大块荒地,其门前则是车水马龙,一派繁华景象。”
        旭光商店的盛景也存留在57岁的朱树龙的印象中。现任徐州演艺集团艺术指导的他说,“在当时,徐州最繁华的地方是百货大楼,接着就数旭光商店了。”
        朱树龙记得,1973年,自己15岁时第一次到旭光商店买东西,“买了上海牌白球鞋,几块钱,在当时可不是小数目。”他说,当时吃一顿包括一碗辣汤、二两包子、一个鸡蛋的早餐也不过两毛钱,“旭光商店很干净,店面挺大,虽然卖的是日常百货,但内容已经挺丰富了。”
       “退出历史舞台是必然的”
        在旭光商店向东十几米处,工人正在用砖和水泥砌墙。陈书记告诉记者,因为1号线苏堤北路站站口设在这里,包括旭光商店在内的多家单位都要拆除,“除了位于其西边的港华燃气、工行外,还有包括位于苏堤路的泉山区发改委、泉山区商贸局、和平办事处等13家产权单位。”
      “旭光商店已经签过拆迁协议,其用于经营的场地面积有600平米左右,加上楼后400平米的仓库,需要拆除的面积为1千平米左右。而接下来的拆除工作,不仅沿淮海西路、苏堤路都要拉围墙,上面还要安装防护保证人车安全。整个苏堤北路站涉及的居民及企事业单位根据统计有159户。像大家比较关注的工行,新办公地正在装潢;和工行同在一个楼的港华公司会搬至矿山路。”泉山区建设局副局长任庆华介绍。
       “儿时熟悉的东西如今要被拆除,心里会有些遗憾,毕竟它保留着曾经的印记和回忆。但社会要发展,随着大型商场的不断涌现,旭光退出历史舞台也是必然的,需要拆除的话就拆吧。”朱树龙说。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